• 女兒的入黨申請書
    2014年12月16日 【字號:

    女兒的入黨申請書

    西單活動站  宋進軍

    在人的一生中,總有那么幾件事情讓人永磨不忘,即使是時間的沖刷銷渺,還是身世的跌宕更迭,它總是在我心中蕩起陣陣激情,給我一種說不出的潛在力量, 是本質,是傳統,還是天地間一股涌動的正能量……

    那是在八年前,我們宋家發生的一件小事情,也就是我女兒宋蓮上大三時寒假里,在爺爺奶奶家姐弟三大家八口人團聚一堂,飯后茶余閑聊一通的時候,大人們收拾碗筷打掃衛生,忙的不亦樂乎,爺孫們和奶奶在門廳沙發上其樂融融,有時低聲細語,如漆似蜜,有時爭辯著什么,好像又要居高臨下,爭個你我,大約過了一刻鐘,大人們手里的活收拾停當,孩子們的嗓子好像被什么卡住了似的,萬馬齊喑。突然,爺爺的大嗓門一喊:“大家都過來一下,今天咱們開個家-庭-大-會。”我們聽慣了的“命令”,催促我們自覺地找把椅子向老爺子圍了過去。

    老爺子是革命軍人出身,八十八歲高齡,頭發鬢白,精神矍鑠,在這家庭里還指揮著半個班的兵力,今天拉著長聲開個“家-庭-大-會”,我們猜準有好事兒。剛坐好,老爺子開門見山:“今天我把大家召集在一起,是要討論一下宋蓮的入黨申請書問題。我的孫女宋蓮現在讀大三,還有一年就要畢業了,可入黨申請書還沒有寫,還沒有交給組織,這可不像我家的傳統,大家討論討論看怎么辦好。”

    “我當什么事情呢,我孫女遲早會寫的,將來到工作單位再寫也不遲啊。”奶奶坐在沙發上慢條斯理地撫摸著宋蓮的頭說。“那可不行,我年輕時一當兵第二年就入了黨,她爸進軍二十歲當兵入伍,第二年入了黨;我外孫羅波參加工作四年后,雖然有點慢也入了黨,現在除了奶奶和宋欣是‘黨外人士’,其他人都是黨員?,F在年輕人應該在政治上積極要求進步,要有遠大政治覺悟嘛。剛才宋欣暴露了因為黨內出現了少部分貪污腐敗分子就動搖自己的入黨意志,這是絕對錯誤的。大家評比評比意見如何,都談談。”

    “現在有些領導干部腐敗成風,老百姓說‘挨個槍斃有報冤的,隔一個槍斃沒有漏網的。’老百姓最恨那些官員拿百姓納稅的錢貪污腐敗,吃喝玩樂,國外買別墅。”我的外甥羅波急不可耐搶先發言“過去買肉買雞蛋買豆腐排隊,現在跑官要官買官也排隊,在軍隊一萬買排長,二萬買連長,十萬八萬隨便挑。”“羅波你說的不對,那是說抓起來的貪官,因為不能都槍斃,還有判無期徒刑的。我聽說是‘十萬買一條杠,二十萬買兩條杠’,你怎么降格了。”大姑(羅波他媽)更正著說。“我同意爺爺的意見,不能光看社會的陰暗面,不顧自己的前途,我們宋蓮要走光明大道,走宋家光榮傳統之道,為宋家爭光。不學‘大羅卜’盡聽小道消息。他是一個不合格的年輕黨員。”大姑父看著宋蓮漲紅的小臉接過大姑的話,安慰著說。

    “還是老總說的對”。爺爺表揚著大姑夫,“爺爺才是我們家的大老總呢,快上課吧,我們洗耳恭聽”。“我們不能因為聽蝲蝲蛄叫,就不種糧食了。不能因為社會上有政治害蟲而影響自己的政治健康,模糊自己的政治前途啊,我們要看清大方向、大局面。那些貪污腐敗分子是害蟲,是我們前進路上的絆腳石,我們不能因為有絆腳石就不攻打敵人的碉堡啦?就不沖鋒前進啦?是吧?”老爺子喝了口茶,端著茶杯在廳間踱著穩健的步子,精神抖擻地大講起來。“現在我們的生活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改革開放我們加入了WTO后, 我們的幸福生活不斷提升(打出三的手勢),GDP還要提高。我們的飛船像‘草船借箭’似的直往天上飛,‘潛龍號’深入太平洋7000米,實現毛主席‘可上九天攬月,可下五洋捉鱉’豪言壯志,祖國華僑在國外腰桿直了,說話也硬了,朋友不分膚色,世界向我傾慕。這大好局面,幾天也說不完,國家的繁榮富強是6800萬中國共產黨員在黨的領導下和全國各族人民共同創造的,我們為什么不能成為其中一員而共同奮斗呢?我們為什么只俯覽陰暗而丟掉光輝燦爛呢?宋蓮,你是一名大學生了,走什么路,接什么班,要好好思量啊。”老爺子有點激動,手里的茶杯也有點抖,但雙腳堅定地屹立在客廳中央,似江山,是中流砥柱。會場沉寂了一會兒。

    “好,聽了爺爺一席話,勝讀十年書,我一定要不斷地改造思想,提高自己的革命覺悟,早日加入中國共產黨,我回去馬上就寫。”爽朗調皮的宋蓮好像覺悟了似的,大聲地向爺爺表示。“這才是我們的好閨女。”我和愛人心頭上的石頭落了地,看到宋蓮在奶奶的懷抱里笑了,全廳堂的人都笑了,甜蜜地笑著,到永遠……

                                 

    來源:
    饥渴老翁要了我三次